Nitro's

Jun 11, 2012 - Comments - life

毕业了

早上6点多钟起床,洗漱完,自己一个人溜达到校门外那个预订好的餐厅吃饭。一份小米粥、一盘菜、四个馒头。没有在一中食堂订餐,自己就一个人随便的在外边吃点,其实没什么差别,到外边吃感觉更自由一些。今天是最后一天,上午考完基本能力测试,就意味着三年的高中生活要告一段落,此刻还没有感觉,考试心情平静地超出我的想象,当同宿舍的童鞋还在忙着检查考试用品,我却站在门口独独观望。

11点的铃声响起的时候,轻轻叹一口气,等监考老师收好试卷,走出了这18年的一个结点。校门口外,众多民办院校、三级学院的传单如雪花般飘落着,发传单的大伯却还在发个不停。也好,有人拿它当作了临时座椅,也有人用来抵挡大太阳的烘烤,也算是物尽其用吧。考试结束,大家终于可以七嘴八舌地讨论一下考卷的难易、自己没有答完的题目,此刻一切都定格了,没有什么是禁语。下午是一场毕业聚餐,很简单,跟班主任坐在同一桌,曾经严禁喝酒的老班现在也不说不能喝酒了,畅快淋漓地举杯欢庆,此刻我依然平静,没有激情的话语,也没有送上一丝的祝福。回家或许是此刻要做的。告别聚会,短暂地告别你们。

百无聊赖,若天晴,那就走着。自由,放松,能代表此时灵魂飘荡,躯壳任由时间分裂的轻飘散乱。跟哥们两人聊着天,顺着镇上那条慢慢废旧的柏油马路慢慢的走回家。其间经过一条河,沿着河堤就能到我们村子的后面,没几步也就到家了。三个月前的麦田还是绿油油的一片,家里人都还在忙碌着在麦砻上插种玉米。现在除了炙热的夏风,就是满眼黄色低矮的麦秆,没了丰硕饱满的麦穗,再轻柔的风也舞弄不出婀娜的样子,只能伫立于此,等待慢慢死去。死去意味着来年的新生,代代延续。。。

河道里的野草倒是正疯狂地扩展着自己的领地,不管是高高地野菊花还是低矮丛生的狗尾巴草,你能从高处俯视,我便能疯狂地仰视,毫不遮掩自己的放肆。每天总有一群群的牛羊来光顾这片看似无边的草场,绵羊们尤爱狗尾巴草,叶子嫩油油、薄薄的、偶尔还有几个小惊喜的花穗,香甜可口,原来他们也是挑食的坏孩子,从大桥的一边开始一直沿着河道向西,吃到放养人也该回家吃晚饭的时候。悠然自得。

一个人走路总是感觉很慢,但两个人如果说笑着,你会感觉时间和步伐都在加速,其实拿着钟表看一下,其实没什么差别,只是感觉的误差。

只有奶奶一个人在家,老爸在路上晒着没有轧过的麦子。问过我考的怎么样,我没有力气的回答几句,到屋顶上把晒得差不多的麦子重新摊晒一遍,回到屋,趴在床上,此刻,我毕业了,就在2008年06月09号,16点半。

犹如灵魂出鞘失散在收获季节的麦香里,炙热,浑浊,凌乱,然后归隐于夜里。

从没想过的自己-翻片儿 借父亲节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