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门前一棵花树

元旦假期即将收尾,年末总结也写完了,源代码看了一个流程细节还未整理,然后就是照例进行的online大扫除:整理照片、清理存储空间、维护一下服务器、看看欠费是不是该交了[尴尬状]。

传送门

每次整理照片都能发现好多的意外,就比如把OneDrive的照片从Google Photo迁移的过程中发现一张中文命名的照片,好奇怪,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原始照片,而且还是“我和张XX”的名字,这一定是假的“我”,放大看来果然是乱入,两个大学同学的合照被这样命名真是怀疑人生的节奏…然后把结婚的时候用iMovies制作的一段我俩的视频照例上传,先去搜索了一下Google Drive上是否存在,只记得是“Love”开头,输入关键词“Love”结果Google的情感联想搜索就开始了,文件名字在此刻不是关键了,除了含有“Love”文件名的照片以外,它把所有合照一并检索出来了,囧字D,竟然还有宠物狗的合照,嗯,感情不分你我,合到一块拍照就是爱,哈哈哈。

花树

在OneDrive上整理之前合辑的照片,又翻到了G318之旅几个GB的照片,翻看到那一片片的油菜花,联想到草稿箱里面还没动笔的6.27、6.28几天的旅行日记,是把它封存上还是续写上呢?这就又是一件纠结的事情了。过去的值得纪念,回忆不过也是一种缅怀罢了。

此刻的自己是如此的狼狈,又是如此的无奈,既要承认奶奶过世的事实无从相见最后一面,又要努力的前行因为这是只有前进没有后退的路。

大片的油菜花为谁而开,它只是招蜂引蝶授粉的方式而已。

美与浪漫在此刻不求,只愿珍惜当下~

码字

存储搬迁的过程中还发现了刚刚开始学习Android时的一堆Demo,这应该就是自己一点点学习的印记吧,现在再看代码肯定是幼稚的写法,怎么可能会写出这样的代码,哈哈哈,一并清空;顺便还发现了一堆各式各样的获取微博列表、豆瓣私信的API实现,嗯,再想想这里面的一堆故事,哈哈一笑而过。

清理的不是过去,是记忆;老家门前的那棵树,其实早没了…

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敦刻尔克-2018

2018年即将结束,就好像2008年才刚刚走,一晃的十年,一飘而过的年轮总是写在脸上,那个稚嫩未脱的娃儿现在已然成长为一个肚皮微凸、熬夜犯困、卡丁车要看油价的青年汉子。

前天上班的时候还在和同事讨论说,现在的工作周报写起来有人喜有人烦,喜在每周回过头去看看自己有什么收获、做了什么工作、有什么需要亟待加强学习的地方,烦在每周临下班了如果没有提前做个准备总要去高速运行一下大脑或者翻看一下Git log才能记起来到底做了什么。嗯,我还是比较喜欢前者,而且更激进一些,每天都要做一下记录,而且时间划分为上下午,虽不至于每一刻钟都要精确,但大概的事情有几件还是要理清楚的,最后的结果如何,为什么要这么做都要记录。大体翻看了一下,再去找了一下自己的绩效表,大概一致,没有太多的出入,默默地给自己的一年工作打个分数,领导对自己有他的评价,自己对自己的工作也有一份心底评价,几差几落心底亮堂着。

凡事有记录有规划,失败了也是一种经验的总结,告诉自己舵轮应该转几度,不至于回头告诉自己我们就是失败了,No Reason就很扯了。

今年全年贡献给12306的流量和消费金额应该是勇创新高了,往返帝都和泰安的次数超出往年几倍。从年初的房子装修到后期的家具采购再到年底的结婚进行时,终于算是圆满完成了人生的一件大事。

2018年于我、Saphy同学都是在忙碌与抉择中极速前行:

清明节前房子大装、卫浴、厨具收尾

 

清明节宜家家具济南大采购

 

五一家具组装入户

 

六月小家具家电入户

 

八月青年做局父母为证全家欢;

九月结婚照定格

 

十月Saphy同学把家还;

十一月婚前协奏曲;

十二月彼此携手,天合事成,情定终身

 

忙碌的一年就这样极速收尾,极速掠过,那天Saphy同学还在小抱怨:今年忙得都没有出去玩,京郊游在这时间夹缝里面感觉都是奢侈的。不过也还好,忙里偷闲地在京郊小溜达了几回,也算是给忙碌的工作与生活之间平添一份不带甜的葱油饼,食之略油腻,但能填饱肚子,哈哈哈。

就像张宇唱的那样:

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

他的一切都将和你紧密相关;

她是别人用心托付在你手上;

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顾对待;

一定是特别的缘份;

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

Saphy同学于我,彼此相依,相伴到老。

 

静悄悄的2018年即将结束,我们期盼更多的搜索词是Good,更好的世界是Peace And Love;

感谢这一年的充实,感谢这一年的注脚,这注定是人生中最不平凡的一年;

感谢这一年给予了无私帮忙的亲戚朋友;

感恩大家彼此的遇见,彼此的欢乐、悲伤、幸福、坎坷,我们一并全收,带着勇气、安康迎接2019年的到来~

敦刻尔克,没有撤退的前进~

出壳,2019~

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重读大学

夏天的热惹不起冬天的冷,一双凉拖却可以穿越夏秋一脚跨入严冬,这就是老舍先生不想说实话的济南。济水之南,望山望水望雨荷的济,千佛百泉看泰山的南。一条经十路就像长安街,你堵着我,我堵着你,争相回望妈妈喊着回家吃饭的路途,如若不是高架一跃而起你可能真的是站在帝都国贸桥上思考你的人生路为什么走的这么慢,这么缓,慢慢,缓缓,慢慢…

就像陈小熊唱的那个济南,丢了历史的厚重,但又没有展现立体的现代感,相比成都、杭州、西安,济南就像一条打着补丁的裤子,想改成裙子却又没有好裁缝。拆拆建建之间一座座历史的厚重慢慢都被埋在了穿梭之间,变成一张张黑白照片放在博物馆里供后来人一览而过,一声叹,如同当年的北平一样被拆的面目全非到最后还是落下一个迁址的结果,现在呢,唯一能追忆的可能也就是那处洪家楼基督教堂。虽远望其壮观但从未踏足,每次心底默念下次路过一定要进去感受一下,或许心不诚则不灵,极近十年也从未成行,便留遗憾。遗憾之外,却是旁边那所静之所动的山东大学。

济南没有山大,济南可能不完整,山大没有济南山大还可以是山大,山大不仅是济南的,还是威海的、还是青岛的。千年之后的山大在遍地开花的大拆大建就没有停止,合并山东工业大学、山东医科大学,变成了巨无霸的新山大。

 

 

 

——未完也不准备续了,拖了半年的稿子。只是记得想好的结尾:

邻居大爷:“娃,高考成绩咋样啊,考到哪里去了啊!?”

我:“济南,济南大学”,尴尬状…

邻居大爷:“哦,济南的大学啊,嗯,山东大学是个好大学!”

我:……

济南的大学,山东的大学,济南大学,山东大学…热度要蹭就要紧贴着…

山东医科大学,山东中医药大学,山东医学院,泰山医学院,齐鲁医科大学,山东第一医科大学…

来自假山大毕业生的未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