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tro's

May 24, 2011 - Comments - life

春天午后

坐在河堤上看着米粒大的蚂蚁在小窝旁边辛勤的劳作着,忽而钻出洞口,忽而探探前方的路,不远处一群小蚂蚁在齐心协力地拖着一条绿虫虫向家门口靠近。

春风不算柔和,略带清凉,不思索地席地而坐,黄土地的温热,堤坝南边的野草藤蔓露出狰狞的脸儿向着坝顶进发,虽然每年都在割它,牛羊走过,顺带蔑视性的目光啃它两口,不疼不痒,明年继续成长。伟大的杜邦公司出过一种农药叫“百草枯”,只要是靠叶绿素生长的植物一喷就死,索性农民开始用它灭掉这些没有利益的爪牙,喷过之后一片枯黄,地面之上一切绿色瞬间化为灰黄。第二年依然遍布,根不死~

眼看着毕业季到了,该考试的考试,该拍毕业照的抓紧张罗,作为一个上班族只是一个旁观者。偶有闲心,今晚在山师看了一场艺术体育系的毕业晚会,从头到尾全是舞蹈,越看越来劲,从拉丁到华尔兹,从斗牛舞到踏板舞脚步,舞姿,或许这就是一个不懂艺术的艺术眼光所看到的。

毕业晚会,一个完美不需要答辩的毕业设计,或许舞台上有瑕疵,但他们的脸上都展现着微笑,此刻是他们的舞台,不管内心如何,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他们最柔美的一面。 最后那个话剧式的表演,背景音乐是老狼的《同桌的你》和小虎队的《放心去飞》,一个即将离开校园的同学,一个相拥,一句悄悄话,当提着拉杆箱,背着行囊从校园奔向火车站的那一刻起,是离别,是另外的一份成熟,好朋友,一路走好,四年不长不短,一段青春的印记。如果非要让感动沉于心中,我宁愿流泪,长大了,却爱上了哭~看部电影,不知不觉地眼珠开始打滚。此刻忍住吧,虽然这里面的主角不是自己。去年的自己何尝不是同滋味~

风散去柔和,略带凉意,月夜挂枝头,拍拍身上的泥土,起身,回家吃饭~~~

昨晚的梦-----依稀的记录 毕业的前几天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