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omium Android工程迁移编译过程

本文从Chromium编译的中间产物入手深入分析、学习Chromium Android版本的工程化定制流程。初始工作依赖于Chromium的ninja、GYP构建系统,在构建完成后基于编译中间产物,迁入Android Studio作为新的构建工程,测试编译发布的过程。 注:这种编译过程除了资源文件外其他编译中间产物,都不可修改,不具备大规模定制化的可能性,仅作为熟悉编译过程和代码结构的学习、测试使用。 前提 Chromium代码结构、Android开发、Android Studio使用 编译Chromium 编译步骤可以参考Chromium团队的文章,可以选择编译目标为chrome_public_apk、content_shell_apk,本文以chrome_public_apk为例。 编译结果APK 在以chrome_public_apk为编译目标后,在经历一段时间后编译完成,在out/***文件夹内就包含了所有的编译结果和编译中间产物,其中apk在apks文件夹内,可以拉取安装一下,除了包名外其他功能与Chrome基本一致,本文的迁移目标就是在Android Studio工程下同样可以编译出这个APK,再探讨后续的源码迁移和定制工作。 工作目录 在out/***文件夹下,我们主要涉及到的文件分为三类:so、jar、resource,各自又来自不同的Chromium模块。 apks—编译目标文件目录 gen—编译过程中间产物,基本不涉及 lib.java—jar文件的主要来源,将不同模块的java文件编译后汇集在这个目录 locale—国际化的资源文件 resource-zips—资源文件的主要来源,也是Android Studio module化的主要依据 lib.unstripped—so文件目录 建立Android Studio工程 由于Chromium原有模块是基于命名空间来管理的,而且Android的R资源文件定义方式与此关联,所以需要通过Android Application、Library module的方式进行区分,同时还需要将Android Support这一类第三方库通过Gradle依赖的方式进行关联,而不是JAR+资源文件的方式。 所以基于Chromium的模块划分方式分为如下几个子module: app—org.chromium.chrome,主App Application ui—org.chromium.ui,Android Library base—org.chromium.base,Android Library components—com.chromium.components,Android Library content—org.chromium.content,Android Library media—org.chromium.media,Android Library autofill—org.chromium.components.autofill,Android Library web_contents_delegate_android—org.chromium.components.web_contents_delegate_android,Android Library…

Zircon内核与LK内核的关系

LK(Little Kernel)是一个为嵌入式应用设计的微系统内核,它为FreeRTOS、ThreadX这样的商业项目提供了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些系统仅提供有限的内存、有限的外设和任务集;Zircon运行在那些拥有快速处理器、不定大小内存、能够挂载任意外设的现代手机、PC等末端计算设备上。 Zircon内部构建在LK层之上;Zircon有进程的概念,LK则没有;Zircon的进程构建在LK的线程、内存结构之上。 更多的不同点: Zircon有一类用户模式的支持,LK没有; Zircon是一个对象句柄系统,LK没有这个概念; Zircon有能力安全模型,在LK里所有代码都是被信任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为了满足新的需求、更好的适应上层系统,低层次的结构也可能会改变。 原文链接: https://fuchsia.googlesource.com/zircon/+/HEAD/docs/zx_and_lk.md 延伸: LK: https://github.com/littlekernel/lk/wiki/Introduction LK内核正在被使用的场景:Android的bootloader和Trusted Execution Environment

Android共享热点IP问题引发的“血案”

今天一朋友问Android手机的Wi-Fi共享热点IP能不能修改,他那边一直是192.168.43.*,自己记得在设置里面没有这个选项,便回复了他不能修改。后来猜测Android源码可能为了刻意避开常用局域网路由器192.168.0/1/2.*段,特意设置的其他网段,但会不会存在与基站代理在一个网段后冲突自我协调的机制呢?(当然这个可能性很低,一般基站的代理服务器分配的都是10.*段的内网地址),既然有了这个问题,那索性看看源码怎么设置的。 涉水 首先想到的是到StackOverFlow上看看有没有相关问题,搜索得之, http://stackoverflow.com/a/31238229/4865380 确实有人提到修改Hotspot网关的问题,给出的具体源码是在WiFiStateMachine.java中硬编码了192.168.43.1这个网关地址,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共享出去的IP地址都是192.168.43.*了。手机用户想修改它,duang然是不可能了。 挣扎 从AOSP的master中去查找上文提到的platform/framework/base/wifi/java/android/net/WiFiStateMachine.java却消失了踪影,寻寻觅觅发现已经被移到platform/framework/opt/net/wifi/service/java/com/android/server/wifi/WiFiStateMachine.java。一看就对源码分析不熟悉,这些模块搬家的消息都不知道,其实从5.0之后opt/net/wifi之后就有了,部分代码被迁移到这里。 但是,但是,这个文件里面再也没有发现startTethering()方法,而且硬编码的代码也被移除了,难道5.0之后热点网关IP的配置又被更改了?继续跟踪文件diff发现有一次提交提到AP: https://android.googlesource.com/platform/frameworks/opt/net/wifi/+/d4f347f7de30834317dd1561dc806eccb1c4f277

这次提交说明有关于AP热点配置在WiFiStateMachine.java中的代码被迁移到SoftAPManager,然后通过SoftAPManager来集成,同时也提到了AP这块代码放在WiFiStateMachine代码不够清晰。 继续挣扎 既然知道了代码迁移过程,那就需要跟着去寻找SoftAPManager。这个文件和WiFiStateMachine.java在同一包下,打开文件一看还是没有发现对于IP地址的硬编码部分,只能再次寻求log,这个文件的修改历史记录比较少,其中最老的一条对应于上文提到的AP状态管理通过SoftAPManager。通过历史查看这次修改发现了从WiFiStateMachine.java迁移过来的硬编码IP地址的代码。既然在创建时代码还存在,那么次新一条的历史记录就更加让人着迷了:

时隔上次迁移到SoftAPManager.java的三个月后,这块逻辑又要被搬家了,归宿就是Tether模块,这么一波三折到底是Android源码,修改的简直是猝不及防。 上岸 上面提交记录中,提到的Tethering&TetherInterfaceStateMachine在platform/frameworks/base/services/core/java/com/android/server/connectivity/下面,关于硬编码的部分被迁移到TetherInterfaceStateMachine.java。

硬编码IP的方式并没有改变,至此终于将代码的变化追踪完了,结果还是一套硬编码方式。当然乐在于真正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