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旅行

两个回不去的年

2016 农历新年已经落下大幕,但萦绕在大家耳边的还是“家” “过年”这几个词,从上海女孩去江西男友家的失望到农村人口结构的空心化,从拆迁到搬迁,从逼婚到抱孙子。生活在一个不能思考的娱乐世界里,大家也习惯了这些热点的娱乐化、戏剧化。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凌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
冬日里小时候经常唱的九九歌,现在的城市或许早已无法寻觅这样的天气变化,偶尔的寒风吹到眼角让人心里都要抖一下,城市的供暖让人们不再需要穿上厚重的棉衣来抵御寒冷,从办公区出来走进地铁,从地铁坐上公交,到家依然有热乎乎的暖气,寒冷变成了那霎时的走动,变成一种凝重的风景。今年的北京冷的特别短但又出奇的冷,当大家都在讨论温室效应下的暖冬与雾霾时,雪花却又漫天飘舞,写字楼的人们纷纷掏出手机咔嚓咔嚓,生怕这弥足珍贵的雪花忽然消失在记忆里,对于北方人来说,下一场雪,见怪不怪,长江以北尤其是两广云桂地区见到雪花时他们的兴奋绝对能够抵得上一位珍稀物种造访此地,南方的雪相比北京要小很多,新鲜感与即视感混杂着好奇心刷遍了整个朋友圈与微博。如果只是下雪,冷几日也便会逐渐回归平常温度,冷风却不会答应如此安静的夜晚,伴随而来的几日寒风刷出了即时的存在感,走在大街上风吹的劲头像要把人带到南方去体验温暖,接近零下20度的温度却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你只是一支在北方的冰棍儿。

进入腊月二十,街上的车渐渐少了许多,商店超市玲琅满目的大优惠大促销高喊着:买XXX就是买孝心,把XXX带回家,幸福过大年。逛来逛去的人们大包小包的挑选着满意的年货,上点档次的就买几瓶葡萄酒,送礼就瞄着茅台五粮液,自己在家喝两盅的二锅头也算是首选,酒对于过年的饭桌之于年终奖,有大家皆大欢喜一起来年努力,没有则总觉缺点什么还又心里说不上来,喝得高兴胡吹一把,喝得痛快撒撒酒疯弄点过年的笑话和意外。年底的最后几天上班族或许是最坐不住的,项目快要收工的抓紧结束,项目开始的等待来年开工,当然最辛苦的算是过年值班的人,虽然三倍工资到手,但不能相聚的那份心意还是略有感伤。

腊月二十七,告别一年朝夕相处的同事,送上提前的祝福,上班族们各回各家,等待除夕夜的到来。伴随着鞭炮礼花的响起,年夜饭就此开启,一年的总结,一年的展望,在声声的祝福中悄然而过。当12点的钟声响起,鞭炮礼花声更加的急促与杂乱,恰似没有节奏的音符跳跃出新的一年。相比乡村邻里,城市的初一略显安静,能够欢乐玩耍的或许就是庙会,被支离分散的朋友要么在老家,要么就是太远不会再相互拜年。这就像长辈所说,过年其实就是小孩子凑个热闹。在庙会走一遭也许印证了这句话,从摇奖玩球到各种小吃,孩子的天下。相比各大旅游景点,外出旅游过年的人是越来越多,初二上午不开门故宫眼睛排开了长长的队伍等待买票,相比回老家过年的人,他们心里也多了一份自在与畅然。

前几年还在济南工作时回家基本上不需要坐火车,也就不需要抢火车票这件烦心事,相比这两年不回家过年,每到年底看到公司里拼命刷票的小伙伴们,多少还是有些烦心,为了一张回家的火车票,需要多少次的点击,浪费多少时间,或许这永远都不会有人统计。虽然在济南过年回家不需要坐火车,但长途汽车依然也是爆满,每每大的节日回家都必须在汽车站排长长的队伍依次等待回程的车送走这满满的归心人,虽然你上了目的地的车但你依然会碰到把你放在县城再把你转送给黑车的可能,那么这一趟归程可能就会从早上9点到下午4点,此时如果家里有三轮车或者汽车还好说,否则你需要再到镇上租一辆三轮车回家,一天的行程就这样耗尽了。到家就是好的,家里或许早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等待你的归来。

如果公司腊月二十八放假,吃过回家的第一顿饭,除夕夜也就即将到来,时间虽然略显急促,但在家的日子总是温暖的。相比城市的暖气,村里安装暖气还不算普遍,倘若安装上了但农家人节省的习惯也会只在晚上或者过年这几天才会烧起来,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则继续烧传统的煤炉,一家人围着煤炉包饺子、炒菜、做饭,偶尔脚凉了,蹭过去,一会儿就会暖和起来,晚饭过后一家人围炉而坐,商量着今年的收入、庄稼粮食、亲戚邻里各种琐事。

除夕夜,家族门户大的人家大家会聚在一起吃饭,小孩子一拨人在外面玩耍鞭炮,长辈们都在忙碌着年夜饭、祭祖准备,时辰一到祭祖磕头烧香跪安,祈求先人祝福,放鞭炮,吃水饺,欢乐声与鞭炮声齐名共舞。虽然经历一夜的忙碌但初一还要继续,准备好糖果瓜子,等待乡村邻里的串门送祝福,一个家族一拨人,齐刷刷走进家门的阵势犹如过年赶大集,问候一下长辈祝福一下小辈,大家相互见个面送上祝福,关系亲密的多聊几句,关心一下彼此的近况。近几年随着年轻一代慢慢向城镇靠拢,在家的过年的人也越来越少,拜年的人也越来越少,能够去逛的地方也越来越少,或许关系也在慢慢的消散。很多从打工的地方回到老家的人虽然人在老家,但现实的冲撞与矛盾也渐渐突出,曾经熟悉的面孔却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彼此生活的差距与隔阂也造就了语言与生活的隔离,这种纠葛存在于老同学朋友之间,也存在于家庭内部之间。

一个短暂而重要的假期,伴随着冲突与欣喜慢慢结束,在外打工的人也要重回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家”,留守在原地的人也要坚守这份断念而又现实的“家”。

两个家,两个年……

 

jingshan-park

图:景山公园落日余晖

摄于2014年03月

梦想的天边

由于之前的课题项目,今天和娃娃来到火的一塌糊涂的中关村创业大街逛了逛,相比李克强总理的两次造访,今天的创业大街冷清了很多,也许是天气渐冷的原因。扫码团队不见了,名片掮客少了很多,如果不是路边各式的咖啡馆易拉宝提醒着你,你可能以为这只是CBD、TBD的商务休闲区。背靠着中关村三大电子城、毗邻微软研发中心、普天、新东方、虽没有universal center的学派风,但这里一定是中关村的核心,海淀区的经济中心。

如果三十年前的改革开放下海是一场春雨滋润了大地,此时的全民创业口号可以说是激情燃烧了这片热土。国家鼓励创业、BAT中层不甘寂寞、资本爆发的投资人、互联网概念的此消彼长真正让大家在这里各显神通。

在这条创业大街上,最典型的咖啡馆莫过于3W咖啡、车库咖啡。虽然每天在微博微信都能看到两家各式各样的活动动态,今天却是第一次来到正在发生的现场。3W因为今天两次得到总理的厚爱参访而一炮走红,虽然没有发现受人热棒的“总理喝过的咖啡”,但来一杯拿铁咖啡也算是消遣。下午2点的时刻,不早也不算晚,咖啡馆一楼已经没有空余的位子,对座基本一人一个,人再多则索性占据更多的空间,一色的MacBook也算是说中那句流行语:点一杯咖啡,坐在窗边,打开MacBook,眉头紧锁,过不了几分钟一定会有投资人在背后问你需要融资吗。非常遗憾的是几个小时内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形单影只的人对着电脑略作思索,抑或是一个激情迸发的开发人员飞速的敲击着键盘,打磨着自己心爱的代码全然忘却这个世界的一切。虽然没有打一桌麻将的多人组合的欢乐,但几个人坐在一块难免需要沟通协商,多半也是窃窃私语,生怕项目细节泄漏太多。一杯咖啡就坐,再寻觅周遭后在二楼的角落落座,在开放的天井之间一楼的进进出出一览无遗。不时的出现一批批四五十岁的“老人”,拿着公文包,细细观看一下文化墙,扫一眼没有眼神回复的咖啡客,相互几个人聊慰几句,也便走出了咖啡馆。只有了解互联网的人可能会对文化墙上的各色中概股上市公司评头论足一番,在外加几句创业时局的评论。与一楼相对沉默寡言的各色咖啡客相比,二楼就像开放的批发市场,一面是急需资金的创业者,一面是show me the future的投资人,这样的场面不免让人回忆起阿里巴巴的故事:six minutes is 30 million dollars。创业者一个个的快速表达,生怕五六分钟的时间错过下一个人生的机遇,投资人只是略作思索,打断对面这个紧张而底气十足的创业者:请用20个字表达你的创意!请用20个字表达你的商业模式!请用20个字说明为什么我要投你!虽然这个创业者说明清楚了,但显然没有打动这个消瘦而又不耐烦的投资人,创业者只能一声谢谢的离开。一个创业型咖啡馆的6分钟缩影,没有百分之百的idea,也没有握手的million dollars,创业者或许是来探探资本的风向,投资人或许是来找找idea的灵感。时间流逝,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从时尚、珠宝、微信外围到纸媒杂志,无数的创业者遍布各行各业,都在用一个idea在改变自己,在改变这个行业的未来。令人可笑的是上述的那位投资人提及他投资的健康领域XX公司,回来详细搜索,不免“别有洞天”。几篇有关公司的视频博文能够排到搜索前几名,公司官方网站只能在搜索第二页中才能发现,更让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公司网站的展示信息首页竟然与内页完全是两个维度的产品,只能猜测网站copy没有做净化处理,呵呵。想想之前与他交流的几个创业者,不免感觉被坑爹了。

有句话说的好,这个世界最不缺的是idea,但是能把idea变成现实的寥寥。大家在经历了2010年的百团大战的一窝蜂团购后,或者习惯了你抄我,我抄你,我抄上你,我就把你嘿嘿嘿的想法。国外的一家创业公司开始融资,国内绝对会有N家公司开始C2C(Copy to China)-租车、外卖、众筹、P2P金融。互联网的残酷也决定了如若让你疯癫必先让你疯狂,一个细分行业前两名或者前三名能够盈利持续下去,剩下最终只会黯然倒闭。只要我融资高过你,烧钱烧过你,我就是No.1,所以这一切让创业者疯了,投资人也疯了,各种融资高潮、融资造假、发红包、扫码地推发现金大行其道。

疯狂的创业只是疯狂的开端,一个idea可以高谈阔论一整天,但落到现实真不见得是个创业公司。车库咖啡相比3W咖啡冷清了许多,下午5点多的车库刚刚结束了IBM的Bluemix宣讲活动,桌椅还残存着活动的痕迹,在房间的一隅几个人围在一起在讨论着未来公司的发展大计。咖啡馆的服务人员看到我们的突然闯入,送上一句话:你好,有什么创业计划吗?顿时不知道怎么回复这句话,赶忙回复说是随便看看。不知道是不是来到车库的人都会被问到这句话。一进门的左侧贴着各式个样的A4纸寻求创业合伙人,仔细一看不免心中生疑,这是真正的创业吗?-招Delphi大牛做即时通讯应用、有idea寻技术大牛、招硬件合伙人要求熟悉App开发网页设计,看到这满满的一墙招聘信息,心中只留下错愕和惊叹,这就是所谓的创业吗?他们真的想好了为什么要创业吗?互联网行业的迭代速度越快,互联网人也愈加地浮躁,无论是为了个人理想还是赶上这股浪潮抑或实现个人财务自由,衷心希望那一墙的合伙人招募信息能够找到梦想的前方。

一件事情越发疯癫的时候越是可怕的开始,互联网的世纪伤痛还没有退去,大家还是会谈起互联网泡沫,有人说此时有泡沫,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所有的创业者都希冀我没有碰上,惊醒的人已经开始在心中默念:小心,小心,再小心。小米估值400亿美金的时候大家都在尖叫,但时至今日大家却在反思小米应该如何撑起这400亿的市值,而不是在等待下一个big gift的尖叫。BAT开始缩减的校招名额,外卖、租车行业O2O一家家创业公司的消失,美团点评、58赶集、携程去哪儿、百合佳缘联姻,互联网的寒冬将至了吗?没有敢说YES or NO,但现在的这条创业大街确实有些冷清。或许大家都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未来,当一轮新的经济周期开启时我是否能够独善其事。一时的冷清是孕育也是蓄势,互联网从来不会停滞,创业更不会停滞。

故事、股市,咖啡馆是一个故事到股市的起点。

saphy-on-street

恋恋小事

从初中到大学每届运动会总有出现自己的身影但又不没站在领奖台上,好像最好名次也是第八名,每次开始跑我都下定决心一定要紧盯着前三名以免被他们落下太多。当站在起跑线上时除了紧张还是紧张,生怕错过发令枪啪一声的几个毫秒,幸好参加的多是长跑,对于抢跑规则的检查不是特别严格,看过100米短跑的就能感受到当裁判吹抢跑哨时郁闷,明明万事俱备了结果又来一个制造紧张气氛的。发令枪一响,运动员加速前进同时拼命的向内道聚拢抢占有利位置,十七八个人一块跑都要去挣50cm的内道,摩擦与碰撞在所难免,前面的只能再加速与后面保持距离,就这样在抢争中跑完第一圈,过后第一集团就会剩下10余人左右,因为一开始的紧张加上起跑后的加速跑就会导致第一集团的开始继续分化,能够加速跑三圈的将把原速度维持的落下,在第二三圈时基本分化完毕,第一集团只剩下四五个人,这些人后面比拼的就是耐力、中途跑变速、和最后的冲刺了。我基本属于第二集团军,但又是这里面不前不后的队员,跑下来没问题,名次没有可能,累积分勉强能算上1-3分。从运动会上的3公里、5公里再到平常的10公里、20公里,印象中里程最长的一次是高三上学期国庆放假三天,从县城跑回镇上总共25公里,那也是目前为止最折磨的一次跑步,各种坡路没有水分食物补充,幸好我还能想着带点零钱,马上要到镇上时饥饿疲累全部都堆积而来,半路买了一包马提酥,一边吃一边小步移动。那时的感觉就是给我一个馒头保证吃的连残渣都不剩,勉强最后支撑到镇上,然后又走着才回了村里。第二天起来上厕所,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顿时有点害怕,别把腿给跑残废了啊!立马用指甲掐一下腿的各个部位,幸好都有感觉,哈哈,只是膝盖摩擦时间过长,一时不能自己支撑站立了,最后还是在老爸的搀扶下去厕所洗漱吃饭。记得刚毕业那会儿去参加一家日企面试,面试官问我喜欢什么运动,我说跑步、爬山,他笑了笑问没球类运动?我补充说,乒乓球。他略有叹息来了一句:敢情你就是独行侠啊,喜欢的没一个是集体协作类的运动啊。想了想也是,随口说了一句:还喜欢拔河,这算不算?瞬间大家都笑了。

高中的生活尤为紧张,过来人都明白,所以运动会大型演出全校动员类的活动少之又少,所以每到有这样的活动的时候,大家都会百分百的玩疯。运动会我们也就在高二时参加了一次。由于之前参加过运动会,高中运动会一开始报名就立即报了5000米长跑,但是有些项目属于无人问津的项目,尤其是女子项目,大家都忙于学习,又都处于青春期,能懒则懒的心态导致那些项目无人问津。所以班主任班长只能课下动员,课下活跃的拉去长跑,爆发力强的短跑铅球,课下窜来跳去的跳远跳高,队伍虽不整齐但多少能挣几个累计分。报名女子3000米的是班里一位性格开朗、课下特别的活跃的妹子。虽然课间活动她一会儿跑到这边一会儿跑到那边,但交集不多也谈不上熟悉,一来我属于要么是在解决数学题的状态要么是站在楼道望风景的人,对嬉笑打闹不太感兴趣。但有一首歌却慢慢改变我的心理轨迹-《王子变青蛙》的主题曲。******虽然不算相熟但多少说上几句话了。运动会那天大家全体出动,把整个班级搬到了操场,一个个项目紧张的进行着,大概是下午吧,5000米马上就要开始,我拿着号码牌去检录处报到,她喊了一句:XX,加油!看着她胸前的号码牌,好似朋友又好似战友的感觉,我在心里默念:终点见!Fighting! 半小时过后,事实就是跑完全程没名次,跑到终点,四处张望,远望寻找她的身影,没有任何踪迹,这时却被班上同学两个胳膊架起抬走了。等回到班级驻地时我才发现她正要去准备她的3000米,一身的疲惫说不出话,也不想心里到底想了什么,就这样,她去了。

我的一段旅程结束了,她的才刚刚开始,事实如此。高中的懵懂与憧憬,随着时间变淡,各自为好~

今天听到的一首歌,熟悉的嗓音,但是没有标明什么歌曲哪位歌手。嗓音非常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各种搜索才知道是金海心的《阳光下的星星》:

还有那首《那么骄傲》,哈哈

 

IMG_20150407_122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