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Years

走走停停-致2016

快速浏览了一下过去三年的年终总结,没有红黑榜,不是年终奖,但工作顺利、父母健在、孩子欢乐生长、一切安康,这就是对自己一年生活最好的总结。

年龄就像树的年轮一样,指发之间只有自己无法看到年轮的痕迹,久别重逢的故人却一眼道出你脸上的青春和沧桑。回到老家大家都问:北京怎么样?工作累不累?压力大不大?要在北京定居吗?然后你的统一回复就是:北京冬天的雾霾确实很严重。话不对题,题不对味,索然无趣。你或许羡慕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是天安门,或许悲悯拥堵致死的地铁线,哪个更真实?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也不想知道,这些只是了然无味的谈资罢了。每天无数人走过一个个的街角,踏过一个个门槛,穿过一趟趟的地下铁,你喜欢用智能手机计步,他喜欢Apple Watch聊天。

无论答案是怎么样,对面的人都不可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因为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这就是鲜活的个体。

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好在WiFi无处不在,坏在各种奇葩理性的存在。偶尔的断网手机欠费可能会让你浑身难受,两手局促地不知道放在身体的哪个部位合适,所以高管的肖像照都是双手交叉放于胸前,因为他们没带手机,哈哈。不幸在年前的这几天里宽带到期,每天晚上回家都需要面对没有网的生活,虽然手机还有4G网络可用,但刻意体验了一下没有网的日子,电视不需要,手机不需要,你以为你丢了个世界的热点、刷新的朋友圈,亲朋好友的联系,其实一切都在,一切都在运转,最亲密的人依然能够电话联络,一顿热饭不需要WiFi来烘培,一杯热水只需要水壶来烧开。我喜欢你静静的装逼走天涯,你喜欢他静静的看我。

之前和我在一个病房的老大哥,河北人,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再加上自己老婆,四个人每天轮流照看,等到探看时间一到,大包小包的一下就都进来了;而我这边,老爸年龄大了耳朵沉,很多事情也搞不明白索性就没让他到医院里值班看着,这样就剩下了妹子和姐夫两个人。在农村人眼里,有人就有家,养活一个人就是一口饭;但生活在城市就截然不同,对一个孩子,一个个体的负责,不仅仅是一口饭,我们已经度过了兵荒马乱的年代,个体还需要接受教育、抵抗疾病意外、获取精神满足。在健康面前,我们习惯肆意放纵,做不完的工作可以拼命加班,吵架了过不下去可以离婚分家,活不过了可以杀人放火;哪一天当你猝然处于弥留之际时,你思考的是情、爱、自我,父母、妻子、儿女、当下的你,短暂未来的你;你再也不需要等价交换,钱也便没了意义,上帝只是等待收回它的最后一丝自然价值;你再也不能拼命工作了,因为你生命动能已然无存。如果你幸运最后呆在医院,全身插着各种管子、各种监测仪器,全身没有知觉,你只能看看白色的屋顶,外部的声音传入你的耳朵却无法带去震动的电信号,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自主的眨一眨眼睛,有人说打喷嚏是唯一一个不自主可控的生理现象,但此时你连打一个喷嚏的能量都供给不上,或许喷嚏也是放弃了,时不时的周边围着一群表情严肃的白大褂,话语简短急促,你想对着口型思考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但却跟不上那语速,也就作罢。每天一个小时的时间,父母围簇、妻儿靠前、朋友襟坐,你还是只能眨眼,此刻你的眼神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慰藉,因为你其他的都不会。很幸运,上帝怜悯了你一次,请你珍惜所有的渴求和梦想,遵从自然默默地活下去,爱着所有的人,与你与它,这个世界才算是美好。哪怕是意外,都是所有事情偶然的汇聚,有些事不会留下总结的机会,那你就寻着它去吧,爱过,喜怒哀乐过,这世界走过一遭,默默祈祷~

年终回顾自己的一年,工作时间虽占大半,想写却写不出来,反倒是自己业余的东西略有声色,不免有些伤感。蓄势,定信心,祝未来更好~

妹子虽记得我的生日,但每次还是要问我到底要过哪一个?农历一个、身份证一个、正确的公历一个,私下想,三个都过甚好,哈哈哈,最后也只能招得白眼。今年的生日在高铁上度过,做了目前最大的一笔财务投资,从3月份默默地看,再到5月份的疯涨,到8月份的无望,到年底的仰视,无奈和无助写在脸上是一定的。无奈财力有限,只能在有限范围内作出选择,这就是抓得住的幸福与稳定,当下的稳定和未来的期待一个都不能少。

2016,跌宕起伏,坎坷与幸福并存,本想着会很顺利的写下来,结果是一场难产的旅行,从元旦动笔一直写到农历年的最后一天,这恰似不能说的秘密,啊哟,不错哟~

2017,爱与祈祷~星星点点的注脚,点缀成繁花似锦、起起伏伏的Timeline~

 

元気-致2015

在电脑上看《绝命海拔》,川藏的每一个画面却不断浮现,不是3D,但能够想象的是冰雪与寒冷。如果现在给我一个胆量,珠穆朗玛峰可能是我不可逾越的顶峰。
今年北京的冬天异常的冷,当大家在晒PM2.5时候估计也没想到能把PM2.5冻在这里,零下十几度的冰冻,着实让我这个北方人也吓了一跳。走在大街上,谁都不想多说一句话,快步走着,走慢了寒冷可能已经把身后的气流漩涡凝固了。偶尔有人忍不住的咳嗽几声,也只能证明他的病情在加重。难得在入冬的时候感冒了一次,按照往常的规律,此冬再感冒的机率应该不大,但今年的老爸却不胜冬天的寒冷,在迎接除夕夜的这几天感冒了。
身为一枚互联网的Coder,不仅仅领略了此冬的寒冷,同样也感受到了资本与产业的寒风。如果说一家公司的倒闭意味着竞争对手的狂欢,那么一堆公司的倒闭和大裁员意味产业的迭代与穷途困境。虽然每天的发布会依然继续,但是另一面的裁员减薪潮也在暗中涌动。大家都在讨论着融资、独角兽、Idea,好似大家的创业都能够发一笔横财,立刻身价百亿,但当要成立公司,下手一搏时,却又畏手畏脚,此所谓当下众多蠢蠢欲动的少年之心。有时大家都会把一个人的不良“嗜好”归结为星座问题,好似当下的代际隔离一样,如果我要个性,那么你就是90后;如果你吹毛求疵,那么你就是处女座。作为一个80的尾巴而且还是处女座,难免让人无可奈何。8月份的离职,不能说带着遗憾,也不能说带着希望,只是平静的离开,正如领导所说各自做好本职工作就好,OK,我做好了就OK,但我有权利去告诉这个世界可以变得更好,我会妥协,但我内心不会妥协,我不要求,但我渴求,That’s all。在经历了搬家、甲醛、工作开展不顺的情况,最终选择了离开。此时我依然祝福W公司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技术领域,与母公司的电商平台差距越来越小,祝福~也祝福母公司的发布会办的越来越好,早日实现全员持股的目标~这次的离职,自己也开始思考职业规划,技术这条路到底应该怎么走,未来3年、5年自己的工作目标是什么?当你每天的朝九晚五时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工作,虽然不至于乏味,但可能思考这个问题的角度却总不在那条线上,只有失去此时的工作,空余下来才真正去思考这些。从济南到北京,从Java到Android,各种各种,眼前的诱惑多但哪一样最适合你,最值得此刻去做?
从W公司离职以后本来打算休整一下,但前期休假基本用完,所以工作定下来以后也没有太多时间就奔赴新公司,开启了新的征程-B公司。之前面试了几家公司,也算学习了一下,了解一下各种公司的技术开发、风格,从自身的职业发展考虑最终选择了B公司。此刻再谈起做的那个项目,或许只能笑笑而已,因为项目已经全盘交给另外一个团队,对自己来说,失望与失落或许是心里的直观感受。然并卵。。。
如果一个项目能够做成了,比如小米,先要庆幸的是,不管骂娘还是骂爹,人家产品出来了,put到市场了,然而我们连娘家都还没有登门,项目就黄了,着实有点可笑。一切都没了,就像股市里面的钱一样,瞬间蒸发。今年的股市有人笑死,有人哭死,过山车似的曲线,玩倒了很多人,包括我在内。虽一心没想赚大钱,但多少凑个盒饭钱,没成想盒饭没了,就连做饭的锅灶差点也没了。有时你看钱如粪土,有时你却看钱如骷髅,但它就在那里。虽然工资略有涨幅,房东的大妈还要惦记你的工资,时不时的提醒你该涨点房租了,北京的公交系统提醒你以后3元起价了,2015年的房子没了,2016年的房子还在建设。。。
当祖辈的人都离开了,父辈的人也在慢慢变老,大家都在说得到什么都行,别得到病,但当老人都变老时,病虫总是那么的不期而遇,你赶不走,面对它,打倒它,才能让你变得更强大。
谢谢一切的偶遇,谢谢你,才华这个玩意其实真的挺重要~说好的,越过江河湖海,迈过山峦叠嶂,唯爱永存。
看着自己的本命年一溜烟没了,结果25、26岁也没了,还没反应过来,青春也要说再见了。不是自己没长大,而是时间老人把你催熟了。它不需要雄性激素,只需要你花点时间,花点时间…..

2016,猴子君,我来了~

olympic_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