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tro's

Dec 1, 2016 - Comments - life book

山后-零壹

山后-零零

人都有这样的感觉,看着身边的孩子长大身边的老人变老,但自己却感觉不到岁岁年年的度过,刘全何尝不是这样,自己年轻的光景悄然逝去,再回首三十多年已是过去,略微富足的家底也像粮缸的玉米一样渐渐被换成了一袋袋的烟卷儿飘在空中。

晌午过后,当别家干活的男人女人们吃过午饭该午睡的时候,刘全打个哈欠,伸伸胳膊,从他那个专属墙角起身,该回家吃饭了,好似错峰去生产队大食堂一样的踱步走着,拱着的背儿像是六十岁的老头,偶尔还能看到他走路的时候使劲捶着腰间,大概是在地上坐着时间长了,落下了隐隐的病根。推开那个重重的木门,迎头过来的是一只大黄毛狗,猛的扑到刘全身上,嘴里流着哈喇子,它这是在为刘全又度过半天逍遥日子庆贺又或者是期待一顿狗食。刘全爹自从前几年下地干活时不小心摔到腰基本就是在家做些小零活,儿子在外边晒太阳逍遥,自己就不能太张扬了,索性他就搬个小马扎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偶尔逗一下自己的大黄狗,也算是给自己找一乐子。人总是爱着面子,年轻的时候是干部,虽然老了,但是面子和场面还是要挂住的,当然挂住的还要自己儿子的婚事。到现在或许他还觉得自己儿子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还是能够找到一个不太差的媳妇,就是儿子不争气坏了他的算计,一想到这里,心中也是不免得傲气与失落。在农村俗话里,”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这就是悖论,谁都是提醒着自己,要活得大度,活得洒脱,到最后来还是“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刘全爹也层想到给儿子找个一般的媳妇,可自己却又放不下架子,可他又曾考虑过自己儿子的想法。

真是应了刘全他娘早些年说的那句气话:你们爷俩就该打一辈子光棍!刘全他娘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死了,撇下了他俩男人过着这不好不差的光景。

“刘全他爹,在家吗?”,王寡妇大摇大摆的进了刘全的家门。

刘全爹一看是村北的媒婆王寡妇,赶忙上去迎接,

“他王婶儿,盼星星盼月亮你可是来了,屋里坐!屋里坐!”。

“刘全!快去给王婶儿泡壶茶,那个好茶叶在后屋柜子上面,拿出来。”

刘全他爹招呼着刘全端茶上烟。

刘全刚吃过午饭,无精打采地准备打个盹,结果还要笑脸迎客,一副了然无味的样子,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又是过来谈相亲的。虽说关乎自己的大事,但经历了一次次的碰撞和无果也让他对未来的媳妇慢慢消磨了念想。

“刘全爹,你既然委托了我,咱又是远房的亲戚,这事怎么着也不能太差了对吧,这姑娘虽然相貌平平,但操持家务是没得说,你就放心吧,只要你和刘全没意见,咱就安排着见一面,毕竟还是个眼缘嘛!”,王寡妇一脸笑意,捧着刘全爹说着。刘全爹当然是满心的欢喜,连忙点头叫好约了个时间相亲,只留下刘全坐在靠墙的门口一声不吭。

img_20161119_160027

Tags: life

Android TextInputLayout升级后的坑 我的七月与安生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