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tro's

Sep 25, 2016 - Comments - life

山后-零零

杨三儿开着那辆半新的拖拉机慢慢悠悠地从西边地头出来,嘴里叼着金喜烟卷,雾里雾气地倒也和柴油机的烟囱有几分相似。黑里黑黝的脸上写着岁月的沧桑,村里三十出头的男人在这个季节大部分都是外出打工,像杨三儿这样的悠哉悠哉在村里赚几个闲钱的爷们十个手指头数的过来。

“二豆子,你家那破地长满狗尾巴草了,再不割就可以打茅草盖房子了!” 杨三远远望着和他同一个生产队的刘全缩路边墙角里打着哈欠。

“扯你家犊子,老子地头长草管你毛事!”,刘全连一正眼都不看杨三。

虽说杨三靠着自己前几年买的二手拖拉机能挣几个闲钱,但相比家底厚实的刘全来说还是略有差距。刘全老爹也算是老党员老干部,在村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只是到了儿子这一辈几多荒废,刘全整日游手好闲,人到中年也没有谋到一媳妇,晌午过头,墙角一蹲就是一下午,晒着太阳,打着盹儿,或许这就是生活的美好,至于其它,只能算是午后阳光的一抹云彩。

人说光棍儿认光棍儿,婆娘嫌光棍儿。杨三儿和刘全这两个在第一生产队的光棍,也是不打不相识。早些年,媒婆是踏破了刘家大门,去给刘全找媳妇儿,要么刘全爹看不上人家,要么刘全老不正经,最后都没成。杨三儿正好相反,家里穷,媒人想请都找不到,但杨三娘聪明,前脚到刘全家的媒人刚走,他娘后脚就提着篮子鸡蛋就到媒人家去了。媒人看看他家光景也是只摇头,话说无功不受禄,媳妇总得走一趟,结果也便是无疾而终。渐渐的村里人也都看惯他们两家的前脚后脚相亲,也就见怪不怪了。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在杨三儿娘看来,砸锅卖铁也要给孩子娶上媳妇,但事事并不如愿,就连他自己也渐渐地习惯了这光棍的日子。平日里除了庄稼地里有人要找他拖拉机做活儿其它也不见几个人能登门喝茶吹牛。